English Version
当前位置: 首页>>舆情报告>>国别热点专题分析>>正文
印尼华文媒体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2014-10-09 09:55   审核人:

 

印尼华文媒体的过去
   

印度尼西亚素有“千岛之国”之称,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超过100个,同时也是一个以宗教为主的国家,很多宗教在这个国家都拥有一定数量的信徒。其中信仰伊斯兰教的民众数量居首。印尼华人只占印尼总人口的3%-4%,大多数已经加入了印尼国籍,他们奉公守法,辛勤劳动,善于经营,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做出很多的贡献。然而一直以来他们为社会所作的贡献很少得到官方认可,相反,却让他们饱受歧视与排斥:印尼华人被称为“非土著居民”、不准用汉语名字、身份证号码上注有特别的符号,华人外出办事必须填写特别的文件表格,比当地人交更多的费用等等。
   

在这样的一个社会政治背景之下,尽管华文报刊在印尼已经有超过百年的历史但是发展道路却十分坎坷与曲折。早在1823年就有西方传教士在巴达维亚(雅加达)出版了《特选撮要每月纪传》。在印尼由华人自办的华文报刊也可以追溯到1908年,即在泗水创刊的《泗滨日报》。随后,其他印尼华文传媒也陆续出现,如《新报》、《侨声日报》、《工商时报》、《南洋画报》等等,总共有二十几家报刊在印尼独立前发行。其中发行量和影响力最大的首推《新报》,以“消息灵通、记载翔实、评论公正”著称。可惜,在日本军队占领印尼之后,大部分华文传媒被迫停刊。1945年印尼宣布独立后,华文传媒的发展进入新的阶段,而且可说是到达了顶峰。在这一阶段,印尼华文报业深受中国政治影响,亦即由于中国大陆及台湾分地而治的影响,主要分为拥护新中国和亲台湾及标榜中立三类报刊。其中以拥护新中国的新报》及《生活报》影响最大,发行量均高达5万份。然而,1965年苏哈托上台后,印尼的华文传媒开始了它的衰落历程。可以说,“苏哈托时代是华人华文遭到歧视最严重的时期,同时也是印尼新闻自由的黑暗时代”。1999年10月瓦希德当选印尼总统,这位自称有华人血统的温和派领袖取消了一些歧视华人的法规。其后的总统也相继解除一些不公正的禁令、改善华人的生存环境。解禁后的第一份华文媒体《和平日报》于2000年2月创刊,其后其他华人媒体如雨后春笋,纷纷创办,报纸、杂志、广播及华语电视栏目曾一度高达二十几家。

印尼华文媒体的现在
   

经过近几年的市场整合与重新洗牌,现在印尼有7家华文报纸,3家电台。报纸的影响力以《国际日报》为首,其余依次为《印度尼西亚日报》、《世界日报》、《印度尼西亚商报》、《千岛日报》等。雅加达加科哇拉第一华语广播电台在广播中独占鳌头。目前,印尼社会还没有专门的华语电视台,只有一个华语电视栏目,即雅加达美都新闻台从早晨7:00到7:30的《华语新闻》栏目。
  

《国际日报》是印尼华文报纸中发行量最大的一家,日发行量基本上在3.5万份左右。这份报纸是由美国国际日报集团于2001年4月斥资创办,一直以来都本着“立足华人社区,为华人服务”的宗旨。在创刊之初,《国际日报》积极和中国国内媒体合作,每天与《人民日报•海外版》、香港《文汇报•东南亚版》同步发行,每周日与福建的《福建侨报》随刊发行。这种方式不仅节省了人力财力,还彰显了其整合优势:全面、权威。现在《国际日报》还在积极筹划与新加坡《联合早报》合作。此外,《国际日报》除了坚持“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走向世界”方针以外,还大量报道印尼当地新闻,并发表评论分析印尼的政治经济状况,让华人不仅了解到全面、权威的中国新闻及国际新闻,还让印尼华人了解本地重大时政、经济等新闻。《国际日报》“借力打力”的策略除了表现在报纸内容上,还体现在它的发行上——借助印尼第二大主流传媒集团《爪哇邮报》发达的发行网络,使《国际日报》能顺利地在首都雅加达、泗水、坤甸、棉兰四地同步印刷发行。
   

《印度尼西亚日报》创刊于1966年12月,因为当时有很多华人不懂印尼文字,印尼当局为了向他们宣扬政府的政策、法规,以达到引导华人同化于当地民族的长远目标,决定由政府出面办一份华文报纸,即《印度尼西亚日报》。这份报纸由印尼军方情报部门直接管辖,采编人员都是来自国家情报部门,其内容华文与印尼文各占一半版面,办报方针、新闻取材都由政府规定。《印度尼西亚日报》是华文被禁期间唯一的一份华文报纸,使华文在印尼不至于完全断了“香火”,在继承华文、传播华文文化方面做出重要贡献。近几年,随着其他华文媒体纷纷创刊,《印度尼西亚日报》失去了垄断地位,但它在华人社会还是很有影响力。为了增强竞争力,近年来《印度尼西亚日报》去除印尼文部分,增加有关中国的新闻,扩大信息量,改变排版风格,并开辟电子版以吸引读者。目前《印度尼西亚日报》的发行量为1万多份。
   

另外两家较有影响力的华文报纸是《世界日报》与《印度尼西亚商报》。《世界日报》由台湾联合报系于2001年在雅加达创办。由于联合报系在其他国家有创办华文媒体的丰富经验,所以印尼《世界日报》在新闻专业人才方面有很大优势,而且凭借联合报系丰富的环球资讯,使其新闻版面颇具特色。目前其发行量在1.5万份左右。《印度尼西亚商报》以提供财经、工商新闻为主,于2000年4月创刊,隶属于印尼最有权威性的印尼文商业报刊《印度尼西亚商报》报业集团。《印度尼西亚商报》的办报方针是“加强全民团结、促进经济繁荣”,现在的发行量在1万份左右。
   

以上这4家报纸均在首都雅加达出版,在印尼主要华人聚居地如棉兰、泗水、坤甸、三宝垄等地也有发行。地方性华文报纸中比较有影响力的还有《千岛日报》等。
   

在印尼首都雅加达还有两家华文广播电台其中加科哇拉第一华语广播在华人中影响力很大。这家电台主要以播放中文流行歌曲为主,在早晨和晚间的某些时段不定期地播放华语新闻,但是其播音员的发音实在不敢恭维,还经常出现语法错误和错别字。
   

在印尼,很多华人都订两种语言的报纸,一种是印尼文,一种是华文。在调查中,很多的印尼华人这样告诉笔者,他们每天都翻阅华文报纸,因为从华文报纸上不仅可以更真实地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更可以目睹中国这二十几年来的飞速变化和发展。
   

随着中国和印尼双边贸易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印尼华侨在华投资或进行贸易,只有很好地了解中国经济发展的详细情况,才能有的放矢进行投资。所以翻开印尼华文报纸,除了重要的时政要闻以外,还专门设置中国财经新闻板块,全方位地报道中国的现状,也满足了读者的多样需求。印尼华人急切需要华文媒体,除了能够了解更多来自中国的声音和动态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通过华文媒体,重续几欲断裂的文化传统。为此,印尼华文媒体除了报道中国的动态新闻以外,都开设了副刊。为了丰富版面内容,扩大读者视野,一些报纸在周末还特别开设“周日特刊”。从内容上来看,副刊文艺性比较强,涵盖了社会生活的不同侧面:揭示当代人的生活、介绍中国古代文化和当代文学,以及传统习俗等。从形式上看,既有语言精美的散文,也有富有哲理性的小品文;既有意义深远的诗歌,也有充满韵味的书法作品;还有长篇小说连载。很多印尼华人读者认为,通过阅读华文媒体,不仅能够提高和促进自己的汉语水平。从更深的层次上来说,还有一种文化补偿心理,特别希望通过华文媒体寻找思想和文化上的根。
   

印尼华文媒体近几年尽管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是现状仍然不容乐观。到目前为止,印尼华文媒体除了《国际日报》外,其余的都处在入不敷出、亏损经营的状态。在印尼华文媒体从业人员内部也流行“三少”的说法,即“读者少、办报专业人才少、广告收入少”。究其原因,这与它们所处的媒介生态环境息息相关。  首先,在政策环境方面的限制。尽管现在印尼政府已经放宽并改善了对华人政策,但是由来已久的偏见与歧视、复杂多变的社会现状,都让印尼华文媒体难以履行作为大众传媒的社会职能。在很多政治、社会及经济敏感问题的报道上,经常需要“绕道而行”。在舆论监督方面,也是隔靴搔痒,很难进行直接监督。结果就是独家的、能够引起社会关注、真正能够出彩的报道不多,难以引起主流社会的关注与认同。其次,受众构成方面的失衡。由于印尼前总统苏哈托当政期间对中国文化进行封闭,强制同化印尼华裔,导致的严重后果就是把整整两代华人与母语文化隔绝了。由于这两代人受的是印尼文的教育,所以他们中很少有人会说汉语,更谈不上会认汉字。这些都导致了印尼华文媒体现在面临受众群严重断裂的问题,其读者主要集中在50岁以上的人,青壮年读者很少接触华文媒体。再次,经济发展困境影响发行与广告收入。近年来,印尼经济发展缓慢,甚至出现停滞倒退。在这样的经济大环境下,华文媒体广告收入普遍不高。现在除了《印度尼西亚商报》以外,刊登的广告很大一部分都是红白喜事分类广告,商业性广告很少。广告收入不多,在财力上也限制了媒体的发展,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没有能力派出一线记者采访,现场报道的具有冲击力的新闻寥寥无几,主要的新闻来源是国内外的通讯社,或者是整合、改编网上资源,因此各家报纸的内容严重雷同。最后,媒体从业人员方面的制肘。由于印尼华文教育中断了三十多年,华文媒体缺乏水平优秀的编辑、记者和校对人员。现存这些华文媒体中,除了《世界日报》可以从台湾“空降”有办报经验、汉语水平比较高的专业人才外,其余的从业人员构成主要有三部分:一部分是当地早期受过华文教育的人;一部分是“侨生”,他们曾经留学中国大陆或者台湾,有一定的汉语基础;另一部分就是具有一定华文根基、对华文感兴趣的年轻人,主要是印尼一些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前两类采编人员年纪普遍偏大,中文脱离生活、偏于古典化,比如称司机为“车夫”、当地人为“土著”、佣人为“仆人”或“下人”等等。而年轻一代华文却亟待提高,并缺乏新闻专业方面的知识。这些都限制了华文报纸的质量,影响了读者对华文媒体的热情,最终影响媒体的发行量或收听、收看率。

华文媒体的未来
   

华文媒体的发展正经历着重重困难的考验,是坐以待毙还是制订策略积极应对,成为华文媒体能否在印尼社会占有一席之地的关键。为此,现存几家华文媒体积极谋划应对之策。
   

一、争取国民待遇,避免被主流社会边缘化。一些华文媒体主动同主流媒体建立联系,同主流社会产生互动。例如《国际日报》同印尼第二大传媒集团《爪哇邮报》合作,不仅共享新闻资源,还可以利用《爪哇邮报》四通八达的发行网络扩大发行。《世界日报》通过多方努力,成为华文媒体中唯一一个获得总统府采访权的媒体,此外,还经常访谈印尼的政要与专家,并邀请他们不定期写稿评述国家在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发展。华文媒体与主流社会积极接触的姿态,无疑会让印尼政府在对待华文媒体的策略上有所改变。事实也的确如此,随着华文媒体的发展,它所发出的声音已经逐渐引起了主流社会的注意。
   

二、培养自己的受众群,提高他们的汉语水平及阅读能力。为此,华文媒体纷纷开设栏目,如《世界日报》开办了“教与学”版、《千岛日报》开办“汉字溯源”、“拼音学儿歌”栏目、《印度尼西亚日报》的“学汉语”版、《国际日报》的“师生园地”、“儒学/教育”版等,都从小处着眼,培养读者对华文的认知与兴趣。特别是《国际日报》,他们把潜在的受众市场细分化:6-10岁,11-15岁,16-20岁,根据他们的年龄特征分别开设小栏目,有的放矢地培养读者。这些媒体还经常刊登读者来稿,反映他们的生活和成长历程,学习汉语的积极性及对华文媒体的关注。此外,它们特别注重与当地华人社团形成良性互动,积极倡导华文教育,发扬民族传统文化。
   

三、瞄准新市场,加大市场拓展力度。印尼华文报纸现在的发行95%以鼓励读者通过固定读者的订购,只有5%是通过报摊零售的。为了扩大零售份额,一些华文报纸积极同其他媒体合作,寻求发行点和代销处。
   

四、培养年轻一代采编人员。一些华文媒体与印尼各大学的中文系积极合作,为有志于新闻事业的学生提供实习的机会。另外,还积极从中国大陆、台湾及新加坡引进人才,在人力资源上为今后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一种语文报刊的前途不仅取决于报刊所传承的文化能否与时俱进,而且还取决于这种文化背后的经济实力。可以预见,随着中国经济的日益崛起,中国和印尼双边贸易往来的日益紧密,也将为印尼华文报业蓬勃发展供持久动力,并将逐步进入发展的黄金时代。

 

撰稿:中国-东盟研究院印尼研究所研究助理   韦宝毅

 


 

关闭窗口
 
广西大学版权所有版权: Copyright@2013
制作维护:广西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E_mail:webmaster@gx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