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当前位置: 首页>>项目与成果>>热点专题分析报告>>正文
北部湾经济区的发展需要一部“大马力发动机”
2015-12-30 14:34   审核人:

 

         张文山

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教授、法律关系研究所所长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中国进入了一个区域经济发展高潮,这个趋势至今方兴未艾。到20155月止,经国家层面批准,共设立各类经济开发区218个。国务院于2008114日批准了《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发展规划(2006-2020)[1]涵盖南宁、北海、钦州、防城港四市,定位是“北部湾国际区域经济合作区”。

 

   所谓经济开发区,是指在一定空间(区域)内,形成一个各种要素活跃、经济辐射功能强大、竟争力强劲的经济圈。纵观全球,经济圈的形成主要有二种途径:一种是自然形成的,一种是人为形成的(即由官方批准设立的)。不论是自然形成、还是人为形成,都有其必然内的在逻辑,其外在表征就是一个城市群的形成。它是以一个或二个特大城市为中心城市(发动机)链接周围若干城市形成一个城市群,中心城市与周边城市链接的逻辑是沿着产业链的延伸与供应链的完善来完成的,并不是靠人为规划来实现的。人为地划一个区域,圈入若干城市,并不一定会成为一个经济圈,要看它的“发动机”功率如何,能否承担起驱动能力(即辐射能力)。

 

   北部湾经济区到2020年,能否依照“发展规划”如期建成,本文对此持保留态度。原因在于,南宁作为中心城市,它的体量太小,辐射能力有限,作为“经济圈”的发动机,驱动乏力,“小马力”动力不足。同时,南宁与北海、钦州、防城港三市也没有形成有机的产业链联系与依存度较高的供应链。近二十几年,南宁作为广西的中心城市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是与中、西部一些中心城市相比,不论是经济实力与城市人口都相差甚远。

 

   2015年的统计资料:重庆的GDP14265.40亿元,城市人口(这里是指行政区内人口,非城区人口)2970万,经济总量排行全国城市第6;武汉的GDP10060亿元,城市人口1022万,经济总量排行全国城市第7; 成都的GDP10056.6亿元,城市人口1417.8万,经济总量排行全国城市第8;长沙的GDP7810亿元,城市人口722.14万,经济总量排行全国城市第15;西安的GDP5474.77亿元,城市人口855.29万,经济总量排行全国城市第24; 南宁的GDP31483亿元,城市人口666.16万,经济总量只排行全国城市第62,位于首府城市的倒数第六,不及东、中部一大批二、三线城市的实力。由此可见,南宁对周边地区的辐射与拉动能力是可想而知的,承担不起中心城市的功能。

 

   显然,重庆、成都作为“成渝经济圈”的中心城市,武汉作为“1+8”武汉经济圈的中心城市,长沙作为“长株潭经济圈”的中心城市,西安作为“大西安经济圈”的中心城市,其辐射能力与带动能力都比南宁要大的多。南宁作为“北部湾经济区”的中心城市,是“小马拉大车”,其能力是有限的。

 

   因此,集中精力发展、壮大南宁市的体量,才是北部湾经济区发展的战略首选。其实,广西与广东的发展差距就再于城市化水平的落后,试想如果广西有一座类似广州、深圳那样体量的城市,那会是什么样的前景?

 

南宁市的竞争力不强,缺乏中心城市的集聚和辐射作用,通过什么路径,来快速做大南宁的体量,增强其“马力”,提高其竟争力与幅射力?笔者于2009年就提出了“将钦州市和贵港市纳入南宁行政区划的构想,从而扩大南宁的城市竞争力,提高南宁的城市带动作用,从而使南宁成为北部湾经济区建设的‘发动机’”的建议。[2]

 

钦州市与贵港市相距南宁百余公里,只要彼此靠拢发展,用不了几年就可连成一片。所以,将钦州与贵港撒市设区,纳入南宁行政区划,是壮大南宁市实力的最佳路径,也是广西城市化战略实施的最优选择

 

   钦州,位于北部湾顶上,是一座滨海之城,城区人口43.3万人,2014GDP851亿。钦江、茅岭江河大风江穿城而过,流入浩瀚的钦州湾出海。钦州港是个不可多得的天然深水良港,是大西南最便捷的出海通道,是中国-东盟合作的新枢纽。

 

贵港,位于广西东南部,西江流域的中游,城镇人口36万人,2014GDP797亿元。是大西南出海通道的重要门户,西江黄金水道流经市境,上溯南宁、百色下达广州及港澳。,交通条件十分优越,贵港港口为华南内河第一大港,是一类开放口岸,2014年货物吞吐量达5003万吨。

 

   将钦州和贵港纳入南宁行政区划后,扩大了南宁的城市规模、经济实力与管辖区域,使南宁既拥有了出海口,又拥有了内河港口,具备了“海、陆、空”立体的交通优势,有利于南宁真正成为广西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人才中心、信息中心、资本中心和物流中心。提高南宁的综合竞争力,才能使中心城市的辐射作用更好地发挥,也可以减少城市发展的外延成本。而且钦州和贵港都只是最近十年才被划为地级市的,如果任它们各自去发展,它们的成长速度会比较缓慢,将它们纳入南宁行政区划,可以通过南宁的带动辐射作用,使钦州和贵港能够快速的发展,从而使钦州、贵港和南宁达到“共赢”的局面。  

 

  虽然,现在形成了南北钦防沿海城市群,城市群之间的行政区划障碍仍然存在,将钦州和贵港纳入南宁行政区划,可以有效的避免出现类似珠三角“行政区经济”的情况,避免行政区划给城市之间,省际之间带来的融合障碍。根据现存体制,只要上下能形成共识,各方共同努力,争取将南宁提升为计划单列市(副少级城市),钦州和贵港撤市,纳入南宁行政区划是能够实现的。

 

   同时,广西是“泛北部湾”区域中心,是联结区域合作的纽带及经济核心区,“泛北部湾经济圈”能否加快推进,很大程度上也取决“北部湾经济区”的建成。南宁在泛北部湾区域经济合作战略中具有重要地位。因此,一心建设大南宁,也是努力推进泛北部湾经济圈的形成,为泛珠三角与东盟国家之间的往来搭建一个广阔的交流合作平台。

 

   总之,做大南宁的体量,增强其经济实力,撤市入区的路径是最佳、短期能够实现、成本最低的选择。当然,可能还有其他路径的选择,笔者只是一家之言。但是,南宁作为中心城市,作为“发动机”,马力太小,辐射能力不足,阻碍着“北部湾经济区”的形成,这一点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1] 这里须明确一个概念:国务院只是批准了广西北部湾经济区的发展规划,并未批准北部湾经济区的正式设立。

[2] 张文山:《促进大南宁建设是北部湾经济区发展的战略选择》,《创新》2009年第3期。

 

关闭窗口
 
广西大学版权所有版权: Copy@2013
制作维护:广西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E_mail:webmaster@gx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