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当前位置: 首页>>项目与成果>>热点专题分析报告>>正文
打造广西CAFTA升级版试验区的政策建议
2014-03-20 16:54   审核人:

自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CAFTA)启动以来,中国与东盟共同携手走过了十余年。这十年可谓是“硕果累累”的十年,双方战略伙伴关系稳定发展,政治互信不断加强,经贸合作日益深化,文化交流更加密切。基于以上的丰硕成果和成功经验,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继续提升双方的合伙层次和水平。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中国-东盟携手共建“命运共同体”,缔结《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缔造中国-东盟钻石十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第十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和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向东盟各国倡议“打造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版”,共同创造未来新的“钻石十年”。李克强总理提出“打造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版”,是中国—东盟继往开来,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寻求新的战略突破,在增强政治互信、倡导开放包容的基础上,不断深化务实合作,共同提升中国—东盟合作水平,推动双方战略伙伴关系“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必然选择。
但是,应当看到,由于中国与东盟各国经济发展的差异,同时鉴于自贸区升级版所涉领域和利益的全面性与复杂性,在升级版打造过程中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循序渐进、不断推进的过程。因此,打造自贸区升级版,应在更广领域、更高质量上合作的整体思路下,采取灵活方式循序渐进、不断推进,边试验,边谈判,边推进,建设CAFTA升级版试验区就成为优先选择。培育CAFTA升级版试验区先试先行,是推动自贸区升级版的有效措施和现实途径。从中国方面来看,培育合作试验区先试先行当属广西最为合适。
一、广西作为CAFTA升级版试验区符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加快自贸区建设,扩大内陆延边开放”宏观战略要求。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坚持世界贸易体制规则,坚持双边、多边、区域次区域开放合作,扩大同各国各地区利益汇合点,以周边为基础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扩大内陆沿边开放。加快沿边开放步伐,允许沿边重点口岸、边境城市、经济合作区在人员往来、加工物流、旅游等方面实行特殊方式和政策。建立开发性金融机构,加快同周边国家和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上述战略方针的制定,均与广西未来发展息息相关,契合广西开放发展战略新举措。广西处于中国与东盟的结合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交汇点以及中国西南地区最便捷的出海口,既有与东盟接壤的内陆延边地区,又有与东盟隔海相望的新兴口岸。中国-东盟(越南)跨境经济合作区的建设、中马双园项目的顺利实施、海上丝绸之路项目的美好前景,让广西扬帆远航。因此,不论在推进双方互联互通、共建海上经济带,还是开展产业合作,广西都具有独特的自然地理和人文优势。为了中国—自由贸易区升级版的顺利、全面开放,以广西作为中国与东盟交流的试验区先试先行、积累经验是最佳选择。
二、广西与东盟多年的合作优势积累和国家即将启动的广西支点建设新战略为广西作为CAFTA升级版试验区建设夯实基础。
广西不仅有明显的区位优势,还有与东盟国家悠久的合作历史,沉淀了宝贵的经验。东南亚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早在2000年前的中国汉代,两国人民就克服大海的阻隔,打开了往来的大门为。而今广西北部湾经济区的开放开发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永久落户广西南宁,泛北部湾经济合作论坛常年在广西南宁举办,这都突显了广西在我国对东盟开放中的战略地位。喜上加喜的是,国务院最近发布《云南、广西建设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明确提出“促进广西壮族自治区深化与东盟的开放合作”的功能要求和“深化金融体制机制改革,整合西南边陲民族地区金融资源,加强金融对外交流与合作”的任务目标,为广西新一轮开发发展奠定扎实的金融支撑。目前,广西正着力打造面向东盟,辐射带动中南西南开放发展的新的战略支点,结合新的战略支点建设,以先试先行培育与东盟在更广领域、更高质量上合作的试验区,对推动自贸区升级版的打造具有积极而重大的意义。
三、广西作为CAFTA升级版试验区的政策需求和保障条件
打造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版自由贸易区广西试验区需要有制度与政策保障,因此,建议如下:
一是由国务院批准设立并成立独立管委会实施相关政策试验。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广西试验区应由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并明确提出试验区建设的原则和要求,本着先试先行、逐步推进的方式建立健全广西CAFTA试验区运行框架。建议在广西设立试验区管委会,抽调商务部、外交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国家海洋局等相关部门人员组成办事机构,统筹试验区各项工作,推动进出口贸易、跨国投资、产业对接、人文交流创新发展。
二是优先推动广西与东盟互联互通建设。互联互通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基本载体,是深化中国与东盟关系,推进双方合作的重要基础,也是自贸区升级的必然软硬件前提。广西作为中国唯一与东盟既有陆地接壤又有海上通道的省份,具有明显的区位优势。加强广西与东盟互联互通建设,对于深化中国与东盟关系,推进双方经贸合作,升级自贸区具有重要的意义。
三是解决CAFTA试验区资金不足的困境。针对建设资金不足的困境,建议由自治区政府协调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国有控股商业银行、广西北部湾银行、中国-东盟合作基金和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等金融机构,联合多家金融机构实施结构化金融产品创新,或者以优惠国际信贷的方式向试验区开发项目及其相关的基础设施项目(道路、港口、机场、海关等)提供融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已经提上日程,建议自治区人民政府申请国务院将该银行业务总部设在南宁,并委托该业务总部牵头建立中国-东盟基础设施项目库,优先将广西基础设施项目列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支持范围。建议借鉴上莱茵跨境合作区的经验,提请中央政府批准设立由中国为主要出资国、周边国家参与的边境开发基金,支持广西边境地区的跨境合作基础设施项目。
四是推进广西-东盟实体产业对接。要把基于“两种优势、两个市场” 的加工制造业作为试验区的跨国产业发展重点,放宽双边的投资限制,产业投资目录实施“并集规则”(凡是在中国-东盟11国中的企业和个人,只要符合其中一个国家的产业投资目录,就在准入范围内),在合作区内规划建设利用东盟资源优势、面向国内市场和利用国内技术优势、面向东盟市场的加工制造业园区。实施灵活相关政策,推进与国内其他省、市、区的产业对接,允许在试验区内布局直接对接内地其他省份(如浙江、广东、湖南等)的“飞地”园区,重点对接引进东部沿海省份的加工制造企业进驻园区;推进国际产业对接,允许在试验区内设置东盟国家“飞地”,重点对接东盟国家的加工制造企业。
五是积极推动中-越海上经济合作区建设。积极推动中越海上经济合作区(或海洋经济合作区)的建立,使中越双方的跨境经济合作从陆地迈向海洋,探索共同开发、以经济合作缓解领土争端的路径和方案。建议国家在广西筹建“中国南海生产生活服务基地(中心)”,代表政府部门综合协调推进海上交通运输合作、海上旅游合作、海洋养殖合作、修造船合作、海上气象与救助合作、海洋生态研究与保护合作,并为南海作业(多方面)提供生产生活服务资源支撑。
成果来源: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中国-东盟区域经济一体化”(10JZD0022)应急攻关项目“中国-东盟合作与广西战略机遇”课题组成果之一,课题总负责人梁颖(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院长、广西大学党委书记)、范祚军(八桂学者、中国-东盟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本项目负责人赵艳林(广西大学校长)、范祚军。执笔人:赵艳林、范祚军等。

关闭窗口
 
广西大学版权所有版权: Copy@2013
制作维护:广西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E_mail:webmaster@gx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