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当前位置: 首页>>项目与成果>>热点专题分析报告>>正文
从“国之交”到“民之亲”:中国对东盟战略亟待调整
2014-03-12 16:54   审核人:

注:本成果出自“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中国-东盟区域经济一体化》”(项目编号10JZD022)

【要点】《东盟宪章》明确了东盟在2015年前建立东盟共同体的目标,东盟的政治地位日渐提高,南中国海问题的复杂性以及美、英、俄、日、印等国的介入,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双边与多边关系势必会发生重大变化。东盟将在2015年前建立东盟共同体,不仅使得东盟成为世界政治经济舞台上重要的一极,其奉行的大国平衡战略更有利于东盟搏取经济外交利益,加之东盟国家对于中国经济的依赖度下降,导致“面向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东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趋于脆弱。本研究成果探讨中国对东盟外交实现从“国之交”到“民之亲”的战略转型。

【正文】

中国—东盟关系面临重大挑战:一是美国高调推进亚洲战略,并利用TPP协议扩大其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弱化中国在该地区多年来推行睦邻友好外交战略的积极成果;二是日本试图用价值观、经援、投资等手段拉拢东盟,建立对华包围圈,其后果不容忽视;三是俄、印等国在该区域发挥大国影响力并介入日趋复杂的资源开发;四是《东盟宪章》转入实质推动阶段,东盟国家很可能形成一致对外(包括中国)的外交格局;五是部分东盟国家民众发起针对中国项目的“反华”行动,导致中国项目中断或停滞,甚至取消。这些问题使得我国长期坚持的“睦邻友好”的周边外交思维不仅受到“东盟一致对外”的约束和挑战,还会因为此起彼伏的国际政治经济动荡而问题频现。我们需要采取相应的措施予以应对。中国-东盟研究院范祚军教授的研究成果《从“民之亲”到“国之交”:中国对东盟战略亟待调整》,提出了相应的对策和建议。
一、奉行“国之交”的中国对东盟经济外交战略遇到“民之心”瓶径
一直以来,中国政府是以“国家投资”为主的形式加强对东盟国家经济合作,或以“政府间协议”方式对其进行经济援助,实施的主体多是国家开发银行或央企,民营资本的介入很少。从结果来看,很多投资项目多是与所在国政府或是其大的财团合作实施,暴露资本“嫌贫爱富、结交权贵”的本性。我们的项目获得了对方国家政府及其领导人的支持,但我们没有获得对方国家“民心”的支持,有些项目在实施过程中甚至遭到了所在国百姓的反对。例如缅甸《声音》杂志主编皎明瑞在接受BBC记者采访时曾公开表示:“因为军政府的原因,缅甸人普遍对中国心怀怨恨,在蒙育瓦铜矿事件中,缅甸人把积存已久的所有愤怒都对准了这一项目。”类似现象较多,缅甸、老挝,甚至柬埔寨都发生了抗议和排斥中国企业投资和合作项目的事件。相反,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花了很少的钱,却衷心得了民心。他们以有限的资金提供了范围和力度都很大的渗透性援助,主要包括经济、教育和培训等活动。从发展趋势来看,美国政府正在逐渐加强对那些经济增长与中国具有密切联系的国家的政治经济渗透,援助和双边合作的主要领域涉及与民生密切的教育、医疗、救灾、艾滋病预防和治疗、生态保护等项目,并在重要经济领域给予技术援助。在“民主化”思潮推动下,美国政府对部分东盟成员国的一系列特殊经济政策通过“民心”元素的积聚必定影响这些国家未来的政策方向。
二、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双边与多边关系势必会发生重大变化
中国政府提出的南海问题“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之所以得到多数东盟国家的普遍欢迎,主要原因在于东盟成员国内部对于“南中国海问题”也存在纠纷。但是,《东盟宪章》通过以后,面对长远“一体化”的发展目标,东盟国家更有可能内部“搁置争议”,共同对外(中国)。因为《宪章》明确规定:东盟共同体将由东盟经济共同体、东盟安全共同体和东盟社会文化共同体组成,未来的东盟具有一个目标、一个身份和一个声音,共同应对未来的挑战。“中国威胁论”、台湾问题、南海问题面前,部分东盟国家已经在这些问题上开始表现出了出奇的团结,并不惜让其牵涉众多国家以对我国施压。中国-东盟关系面临新挑战,特别是近期东盟形势发展对于中国渐趋不利,越南前副外长已经就任东盟秘书长,菲律宾将成为第十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主题国,这两个国家很可能借助东盟的力量让南海问题进入东盟组织相关议事日程。缅甸也将于2014年成为东盟轮值主席国,其日益增加的亲美化倾向,将会加大美国在东盟的影响力。所有这些,都将影响东盟与中国关系,中国提出的“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将受到很大挑战。
三、实现从“国之交”到“民之亲”战略调整的政策建议
中国与东盟各国本是好邻居,二战结束和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受冷战的影响,中国与东盟一些国家的关系几经周折,历经沧桑。在这一过程中,周边国家从敌对到缓和,再到与中国合作,也是对中国价值理念的认可或接受过程。那么,这一理念的核心是什么呢?是我们的马克思的国际关系理论和马克思的国际价值理论在国际政治经济活动中的运用,我们应该继续运用马克思的国际价值理论维护国际经济正常运行,更应该强调马克思的国际关系理论所提倡的,在坚持国际关系矛盾性与冲突性的同时,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分析具体的国际生产活动对国际政治与社会关系的影响,一定不能简单地强调经济主义。在这一思想指导下,我们应该调整我们的对东盟国家政策:
1、对东盟投资项目要侧重“民心”工程,加强民间经济交流
我们正在开展的群众路线教育,是我们国内的“民心”工程,国外民众也一直中国政府的亲民执政政策倍加羡慕,我们应该把这一执政理念通过项目的合作与实施进行输出,中国政府不是简单重视经济,不是财富的掠夺者。中央政府对东盟投资应该侧重民心工程,把资金投向基础教育、大众医疗与疾病防疫、基本生活设施等领域,投资少,得民心,利长远。增强中国与东盟民间经济的融合度,制定政策鼓励中国大型民营企业“走出去”到东盟国家投资设厂,与东盟国家的私人企业合作开发各种资源,并在经营过程中尊重当地劳工,遵守法律。吸引东盟国家民营企业“走进来”到中国投资设厂,允许投资方所在国劳工跟随就业。
2、扩大中国—东盟友好合作的民间基础
要真正让东盟国家消除对于中国的恐惧,了解“中国梦”有利于各国人民,就要扩大民间交流,让他们了解中国,加深认知。一是通过广泛建立“中国—东盟友好城市、友好省份”、建立多层次“中国—东盟高端论坛”等沟通合作机制,加大交流力度。二是增加东盟各国来华留学生奖学金人数,可以将这些留学生培养成为中国在东盟国家的“代言人”,通过一个学生影响一个家庭进而影响一个家族,甚至这些学生将来或许成为政策的制定者。三是加强与东盟国家合作,为部分东盟国家免费培训职业技能人才。中国政府建立了10个中国-东盟教育培训中心,涉及多个行业,要利用这些培训中心,出资帮助东盟国家培训技能人才,提高东盟国家人才技能,既有利于争取民心,又有利中国-东盟产业合作。
作者简介:范祚军,男,中共党员,经济学博士、金融学博士后,教授、博士生导师、八桂学者。中国—东盟研究院副院长。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特约研究员。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研究课题攻关项目首席专家。广西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资助计划人选。 “宝钢教育基金优秀教师奖”获得者。
关闭窗口
 
广西大学版权所有版权: Copy@2013
制作维护:广西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E_mail:webmaster@gxu.edu.cn